韩国邪恶app

剧情 剧情片  加拿大  2016 

主演:艾米丽·万凯普,玛莎·格莱农,NathalieDoummar,亚历山大·朗德利

导演:科洛·罗比乔德

高速云播放

高速云M3U8

韩国邪恶app剧情介绍

Emily Price tries to balance family life and leading crunch negotiations between a Canadian politician and the president of a country whose natural resources are being exploited.

国家的含义是什么?

国家的定义[编辑本段]西塞罗那的《共和国》中说道,国家乃人民之事业,而人民是许多人基于法的一致和利益的共同而结合起来的集合体。 韦伯《经济与社会》(上):国家是一种制度性的权力运作机构,它在实施其规则时垄断着合法的人身强制。 Duguit:国家是一种人群组织,在这个组织中,人被区分为统治者及被统治者。 Bodin:共和国是对公共事务的主权性管理。 恩格斯:国家是经济上占统治地位的阶级进行阶级统治的政治权力机构。 总之,是一个成长于社会之中而又凌驾于社会之上的、以暴力或合法性为基础的、带有相当抽象性的权力机构。 如果我们将一国之内的诸组成部分依范围大小列一个表,则国家的位置大概是:社会—政治—国家—政府。 祖国与国家的区别:前者是一个地域、文化、历史、宗教、有时是民族及人种概念,而国家是一个政治权力机构。 国家与政府的区别:在国家与政府的关系上,有时国家与祖国的概念不分。在分得十分清晰时,国家大于政府,尤其是国家是主权者的同义词,而政府只是国家的仆人、权力的执行者、被委托人。 但在国际舞台上,国家的概念比在国内政治中宽泛很多。此时国家是国际法中的主体,是该国范围内的整个社会的代表,是这个国家全体人民的代表,与国内政治中的祖国十分相近。 国家的起源[编辑本段]国家不是与市民社会一起诞生的,它是人类社会生活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或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看,是社会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和表现。它应当是一个历史现象,即在人类社会发展的一定阶段诞生,又会在一定阶段消失。 西方政治学界对国家起源的研究有两种思路。一种是对人类不同的政治社会形态进行比较,以看出相对于其他政治权力组织形式,现代国家的特殊性。一种是对西方国家的发展轨迹进行历史的观察与描述。 第一种思路的结果是对现代国家三个特点的总结(即国家起源的三个标志): 1)统治者及官员的专业化。 2)权力中心的集中化。同时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了统一的、金字塔形的法律体系(在法制国家内:宪法—法律—法规—行政命令)或规范体系。 3)政治权力的制度化、非人格化、非家族化。这首先意味着抽象的公共权力与执政者的分离:执政者不是国家、不是公共权力本身,而只是它的一定时期内的执行者,或最多是代表。它还意味着公共权力的行使应严格限制在法定的范围之内,其运用应严格遵守现行法律,而非统治者的个人好恶,要去除一切不确定性。 通过第二种思路的观察,我们可以看到,国家是在市民社会中逐渐生长起来的,是为了满足社会发展的需要而被人创造出来的。 它大致经历了以下几个过程:在西方:以希腊城邦为代表的城邦制国家(City—State, Etat—Cité)—帝国(马其顿或罗马)—现代民族国家(Nation—State, Etat— Nation)。 在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国家出现得比较早,且形式少有变化。秦王朝便已经奠定了中国现代国家的基础。 在西方,现代民族国家的建立大概首先从13世纪的英国、法国开始,其典型特征是王权与教权、封建主权力的斗争,而在此过程中,国家相对于市民社会的独立性也日益凸显。 第一个阶段是王权与教权的斗争; 第二个阶段是消除农奴、佃农对领主的人身依附关系,使得全国人民都只有一个上级:国王。在革命之后,这种对国王的忠诚转化为对民族的忠诚,对祖国的忠诚,则现代意义上的公民就出现了。 第三个阶段是各种政治机构、行政机构的出现,如市镇议会、如各种咨询机构(逐渐演化成政府各部)等,这是现代官僚政治的开始。 第四个阶段是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关系的日益法制化。这个过程可以从英国大宪章算起,而到1628的Petition of Rihts和 1689的 Bill of Rights初步得以实现。它将政治权力及其运用规范到了一个成文法的框架之内,成为了后来代议制的先声。到了北美独立战争,特别是法国大革命,这一过程基本完成:制订了成文宪法,制订了人权与公民权法案,使得个人可以对抗国家的胡作非为。 国家的概念[编辑本段]对国家的定义一直存在着不同的看法和争论。马克思主义在深入研究国家产生的原因及其发展变革的规律,概括了各种类型国家的特点及其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的基础上,为国家提出了一个全面的科学的定义:“国家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器,是使一切被支配的阶级受一个阶级控制的机器。”这是V.I. 列宁 对K. 马克思 、F.恩格斯的国家观点最全面、最准确的概括。它包括3层含义:①国家是有阶级社会的组织。这说明国家是一种历史现象,不是从来就有的,也不会永远存在下去。它是社会内部矛盾运动发展的结果,是私有制出现、阶级形成后,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同样,国家也必然伴随着阶级、阶级矛盾的彻底消灭而自行消亡。这是国家的产生、发展、消亡的客观规律。②国家是阶级统治。这指出了国家的本质,即国家是哪个阶级的政权,是哪个阶级的统治。在有阶级的社会中,任何一个阶级的统治都来源于它们的经济统治,而一个阶级的经济统治又必须依靠它的政治统治来维护和巩固,因此国家政权总是属于在经济上占统治地位的阶级。政治统治是统治阶级的联合力量,是统治阶级的集体意志和力量的表现,一般都是通过国家意志来实现的。奴隶制国家的本质是奴隶主阶级的统治,封建制国家的本质是地主阶级的统治,资本主义国家的本质是资产阶级的统治,社会主义国家的本质是无产阶级的统治。③国家是机器。它形象地指出国家是由许多部件所组成的互相联系的有机整体。国家组织与其他社会组织的主要区别,就在于它有强迫被统治阶级服从国家意志的能力,有行使这种权力的官吏(干部),有实现这种权力的军队、警察、法院、监狱等强制机关,还有供养官吏与强制机关的捐税和国债。这3项构成一种组织力量和物质力量,即特殊的社会权力。 国家的产生[编辑本段]国家不是从来就有的。在国家出现之前,人类社会处于原始社会状态。恩格斯指出国家的出现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人类社会始终存在着两种生产,即物质资料的生产(衣、食、住及生产工具的生产)和人类自身的生产(人种的繁衍及婚姻家庭形式的发展)。社会制度受这两种生产的制约。在物质资料生产水平低下时,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氏族制度,成为国家产生以前对社会进行管理的基本社会制度。随着物质资料生产的发展,人们在物质资料生产过程中结成的生产关系逐渐代替了血缘关系,使社会结构发生了根本变化。新的社会制度取代了由血缘关系决定的氏族制度,这就是具有公共权力的国家制度。恩格斯曾强调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指出原始社会制度瓦解是个逐渐的过程,物质资料生产的发展,家庭私有制的出现和奴隶阶级的形成是国家产生的前提。在原始社会,生产发展到社会第一次大分工(农业与畜牧业的分离)时,就已经有奴隶出现,而在第二次社会大分工(农业与手工业分离)时,奴隶已成为农业、手工业的主要劳动力。这时国家尚未出现,只有阶级形成后,当两个对立的阶级的矛盾达到不可调和时才出现了国家。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是经济上占统治地位的阶级 “获得了镇压和剥削被压迫阶级的新手段”。这是马克思主义同一切小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思想家关于国家起源理论的基本分歧点。 在马克思主义国家起源理论提出的前后,一些不同时代的思想家,根据本阶级的利益和当时的历史条件提出了各种各样的国家起源理论。最有代表性的有神权论、暴力论和契约论。神权论认为,国家是根据神的意志建立的,国家的权力来源于神(天、上帝)。这种理论在东西方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都占有重要地位。中国古代社会,普遍信奉“天道”,说国家的权力来自“天命”,把帝王称为天子。在欧洲中世纪,基督教的势力支配了整个思想界,普遍宣扬“一切权力来自神”、“除上帝外,别无权力”的观点。集神权思想大成的欧洲中世纪经院哲学家托马斯·阿奎那是其代表。神权论从16世纪开始衰落,但至今在一些国家仍有影响。暴力论认为,国家起源于掠夺和征服,强调暴力是社会发展的决定性因素,政治上的奴役先于经济发展的过程,国家的产生不是社会内部发展的结果。德国哲学家E.K.杜林、奥地利社会学家L.龚普洛维奇和德国理论家K.考茨基都是暴力论者。契约论是资产阶级革命时期最有影响的学说,它把国家的产生说成人们订立契约并共同遵守的结果。16~18世纪许多资产阶级思想家都用契约论说明国家的起源和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关系。英国的T.霍布斯、J.洛克,法国的J.-J.卢梭都是契约论的代表。契约论对资产阶级革命和资产阶级国家的建立都产生过重要影响 1



国家的定义是什么

国家不是像地球那样的自然存在物,也不是像个人那样的 具有精神和意志的主体;国家首先是学者研究中的一种架构,然后又成为政客与民众 认同与崇拜的偶像。 在中国的学术传统中,社稷、朝廷、族类、天下是比国家更重要的范式,一直等 到列强要求与中华帝国建立现代国家关系的压力不可抗拒时,国家的研究和认同才真 正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传统政治学的国家理论,是中国政治家反抗外来压迫的武器, 也是处理西藏、新疆问题不可缺少的工具,而马克思主义的国家理论,则是中共夺权、 掌权的意识形态凭借。国家的统一,政权的巩固,都离不开武力,但也需要文治,需 要统治的合法性基础。 马基雅维里以后的西方政治学,关于国家概念基本上没有发生过大变化。人民、 领土、主权三元素说是不可动摇的。马克思主义的国家概念有广义狭义之分,广义国 家说与三元素说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狭义说则涉及主权的归属。 国家、民族、社区、团体都是学者对于特定的人类共同体的一种理论描述,它们 之间的区别,不是范围、等级的不同,而是研究角度、方法的不同。在一定的意义上, 这些概念是可以互换的,例如说,一个国家的人民组成一个团体,一个民族的居民构 成一个单独的社区,等等。显然,民族、团体与国家、社区的区别在于有否地域性的 内涵。民族是具有共同的血统、文化(尤其是语言)和认同意识的人们的共同体。因 此,一个国家可以由多民族人民构成,一个民族也可能分散在多个国家。尽管民族国 家是十九世纪的一个主要理想,但真正实现了这一理想的国家并不多。在较大国家中, 只有日本和朝鲜是单一民族的,而后者现在暂时分裂为南北两个国家。德意志民族建 立民族国家的追求,曾经给自己和全世界带来灾难。南斯拉夫则至今仍在忍受实现这 一理想的痛苦磨难。最近苏欧、非洲的一系列事变,给威尔逊、列宁的民族自决权主 张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在国家组织已在一定地域建立的现实条件下,合理的主张是 民族平等还是民族自决呢?显然,中国政府不会赞成西藏民族自决的诉求。 国家是人类一定发展阶段的社会组织形式。在此之前,人类生活在很小的社会共 同体内,每一社会有自己的语言、习惯、生产和生活方式。由于游猎生活方式需要很 大的生存空间,各社会共同体之间基本上没有交往。每一共同体就是一个血缘氏族, 再发展一步就是氏族外婚的若干个氏族的联盟。农业使人们逐步定居下来,相距不远 的村落之间会发生商业关系,交往促成了语言的统一,具有共同语言的人们很容易达 成攻守同盟和防治天灾的合作协议。农业生产继续发展,氏族人口不断膨胀,同一氏 族成员间的亲属关系越来越疏远。富人首先通过收养子女作为变相奴隶的方式破坏了 血缘关系的神圣性、纯洁性,然后就是债务奴隶和战俘的引进,村落开始作为地域单 位出现,在中国古书中称为“丘”、“邑”,穷人失去了自己的氏族属性,而氏族贵 族则顽强地维持氏族制度,作为一种统治的工具。现代人类学、考古学的研究证明, 地域单位取代血亲团体并不是国家建立的主要标志。地域与血亲团体并存在国家形成 以后持续了很长一个时期,中国的夏、商、周三代就是这样一个时期。进入工业社会 后,人类共同体更复杂了。职业与行业不断分化是同质社会异质化的主要特征,因此 基尔特社会主义者要求以职业和行业取代地域性社区作为国家的主要基层单位。列宁、 墨索里尼在一定程度上把它付诸实践。从联合国的组织结构看,一方面是它的各成员 国,一方面是它的各种专业组织,在短期内,它的权力来源仍将是前者而不是后者。 国家二字联用,作为一个具有特定含义的名词,是相当晚近的事了。以前只是称 国,古文字学告诉我们,国就是城。四周围有夯土墙体的城的出现,是国家形成的一 个重要标志。在人类社会的游团阶段,是不存在所谓领土的,当时人们的流动性比后 来要大得多,就是在这个阶段,人类从其发源地走向四面八方,一直到南北美洲和大 洋洲。最早的农民是游农,一块地的地力减退后,就换个地方再开荒耕种。城的出现, 说明农业已经相当发达,共同体的成员数量已经相当可观,而且组织化程度也很高, 足以进行大规模的工程建筑。城外之地称为“野”,一开始恐怕并不纳入领土范畴, 周代时有的诸侯有几个城,但城之间的土地仍有外族在此游牧甚至耕种、居住。到战 国时期,各国的领土界限才确定下来,在国界上各国都筑有长城,这显然是原始的“ 国”的放大。如果没有物质的城墙,人们当时仍然不易理解领土的概念。领海、领空 是领土意识的延伸。七十年代,是主权国家领有要求与新的意识激烈斗争的十年;2 00海里专属管辖区,成为领土范畴扩张的最后一步。现在,地球上还保存了一大片 “野”:南极洲、公海、海底矿藏、外层空间;也还没有人对月球、火星提出领土要 求。与此同时,发达国家尤其是欧共体开始开放边界,地球村的观念日益流行,地球 属于人类(进一步扩大到其他生物)终有一天会取代××国属于××国人的传统意识。 对于土地和占有土地的执著追求,基本上是农业社会的遗留物。随着地租在国民收入 比重中的下降,随着信息产业的兴起,人类财富更多地积蓄在人们的头脑中,人将变 得更加自由。从日本、新加坡等国的成长可以看出,自然资源占有程度的差异对于经 济发展的影响越往后越小,今天的日本人不会再叫嚷“满洲是日本人不可缺少的生存 空间”了。中国现在与好几个邻国存在着领土争执,显然,冷却矛盾、维持现状是一 种明智的选择。等到明天再处理,人们将能够表现得更加潇洒。 民族共识是民族共同体存在的首要条件,国家共识却不是国家存在的必要条件。 国家的首要特征是存在一个拥有主权的公共权力机构。主权观念和理论在近代的形成, 是政治学的一次革命,也是近代国家建立的强大推动力。十九世纪下半叶,主权观念 淡薄,使中国人吃了大亏。中国政府既把越南、朝鲜等国视为自己的属国,又不愿意 对它们的行为进行约束并承担相应的责任,中国传统的藩属观与近代主权观因而发生 了碰撞,导致中法、中日战争的爆发。中国在国籍法上一贯实行血统主义,最初的中 日条约规定了中国对旅日华侨的管辖权,因此,中国政府一开始并没有把治外法权视 为一种不平等的条约义务,相反,执政者可能以为是减少了自己的麻烦。到了二十世 纪与二十一世纪之交,不顾政治学理论和人类政治实践的新发展,死抱上一世纪的国 家主权不放,到头来吃亏的还是自己。国家主权正受到两个方面的吞食:个人利益的 自觉要求以人权限制主权的范围和随意性,人类整体利益的自觉要求国家向超国家的 公共权力机构让渡部分主权。 由于公共权力机构是国家形成的主要标志,因而人们常常在日常语言中把政府和 国家混用。当人们说中国如何如何时,有时指的是中国人民,有时指的是中国这一片 国土,但十有八九是指中国政府。政府具有整合、代表公民和团体利益的功能,但它 也具有自己的特殊利益,政府的利益与意志并不能直接等同人民利益和各社会团体的 要求。黑格尔主义所谓的国家精神和国家利益是根本不存在的,这一学说无非是为政 府的权力提供一些合法性依据。为什么原本应当属于人民的主权会落到政府手里?学 者既提供了逻辑的解释,也提供了发生学的解释。从霍布斯以来的社会契约说,把经 济行为视为一种短期契约行为,把主权的让渡视为一种长期性的契约行为,这一学说 并不把政府垄断权力当作欺骗或压迫的结果,因为这种行为是不能长期持续的,只有 人们理性的产物才能久远。经济学家近来为政治学家的理论做了补充。政府行为的结 果,是一种人人都可以享用的公共财,理性人的“搭便车”考虑和“囚犯选择”的后 果,使得大团体的组织,必须依赖强制性的权力而不能借助志愿行为。理性人的自利 考虑使他自愿接受公共权力的存在。例如,大多数美国工人不愿参加工会的组织活动, 但他们却支持强迫会员制。由于规模效益或其他一些原因,政府在某些领域中的服务 可以比市场交易减少交易费用。例如,正是由于西欧商人雇佣商队警卫和私人保镖的 代价太高,他们才在国王与领主的斗争中站在前者一方,促成了政府常备军和警察制 度的建立。当然,这种理性思考是几千年来学者们苦心思考的产物,并非每一个平民 百姓都能以此支配行动。荀子早就说得清清楚楚,老百姓是容易上当受骗的,政治家 要懂得并善于利用这一点。因此,我们还可以从发生学的角度考虑一下政府的起源, 提供如下一种图景:掌握一些天文和医学知识的巫史成为氏族成员尊重和崇拜的对象, 巫史的知识世代相传,祭祀品成为氏族贵族的最初财政来源,有钱就可以养士,武士 对外掠夺的战利品扩大了财政基础,并进化为赋税贡纳制度,政府在武力、财政、合 法性基础(君权神授、君臣父子,葛兰西所谓的意识形态领导权)之上建立起来。显 然,荀子并不是君主,但也不是普通的百姓,他是一个有理性的学者。中国政治思想 史的研究显示,先秦诸子比西方近代学者更早阐发了社会契约说,这恐怕也是中国政 府制度的建设领先于西方的原因之一。政府本身的演变,是从非常任制到常任制(春 秋战国的臣取代了西周的卿),从行政立法不分的合议制到三权分立和官僚等级制( 三公制让位于六部制…)。巴枯宁的无政府主义,列宁的苏维埃制,显然无视几千年 来的政府行政成就与经验和几百年来分工越来越细密的趋势。政治与行政不分,政治 家、公务人员和企业家各自的职业道德和专业经验没有形成和体系化,是中国现代化 道路上最大的一块绊脚石。

友情链接

返回首页返回顶部网站地图 - 热门搜索词索引